饶平如线上追思会于沪上举行

system 2020-04-10 615 返回列表

为送别《平如美棠》作者饶平如先生,一场特别的追思会在线上举行。参加者有他的子女,也有因《平如美棠》这本书与他结识的众多年轻朋友,这本书的编辑、设计师、译者、出版人,采访过他的媒体人、主持人乃至演员喻恩泰。干净的人、有趣的人、天真而认真的人、对生活充满好奇的人、始终在学习的人、保持尊严和体面的人、善良的人、真诚的人……在众人的回忆里,他是一个立体、丰富的人。

image.png

饶平如的子女在家中参加线上追思会

正如追思会上有人所说,平如和美棠的故事一直被我们记着。一个人只要被大家记住,他就不会离开。“人的躯体会离去,人的灵魂会被生者永远回忆。”这也是平如讲到美棠时曾说过的。

“和饶老先生4次一同参加活动,不管讲到多苦难的事,包括在安徽农村劳动时期,他都非常豁达,有时哈哈大笑。唯独讲到美棠,他低下头,眼里有泪水……”《平如美棠》一书的设计师朱赢椿说,自2013年相识起,每次拜访,饶老先生总是在门口迎候,分别时一定会准备上海的小吃。“后来我才知道,饶先生在文字、绘画方面非常专业,很有自己的审美,但他很谦虚,总对我说,你就大胆做设计吧。我反复问,爷爷,你希望自己的书是什么样的?他最后只说了一句,最好颜色稍微鲜艳一点。所以,后来这本书的封面选了红色。”

“鹤发童颜、鹤发童心,饶先生的‘干净’不止在他的样子,更在他的内心。”让朱赢椿遗憾的是,饶爷爷的下一本书正在创作中,没能在他去世前出版。“我跟爷爷说,你活到一百岁没问题,接下来再创作一本书。爷爷有只猫——阿咪。他说,再创作就画猫的故事。在我们都毫无准备的时候,爷爷走了。因为疫情,我没能去上海。但后来我想,不去也没关系,因为我没去,至今我还认为他就在那里,坐在钢琴前。”

“我和父亲生活在一起,对我来说,父亲是严厉的。因为我做事拖拉,很多事情他不会吩咐我,而是吩咐大哥二哥。四弟买了新房子,第一件事是给父亲布置一个很漂亮的房间,接父亲过去住。父亲很开心,他的文房四宝装了满满一车。他关照我要关心天上的鸟、关心阿咪,还有外面的野猫也一定要照顾好,才放心去了四弟家。”饶平如三子饶乐曾说,“我们小时候,父亲总是在信里教导我们要尊敬母亲。后来我们都成家了,父亲总觉得,亲家们在我们家最困难的时候把女儿嫁来,是一份很大的恩情。父亲出书以后有了稿费,从那一年开始,他每年都要到亲家拜访,一家一家送上他的心意。”

“和爷爷刚认识,聊天聊到高兴时,他动不动从座位上站起来,比划自己在黄埔军校时怎么出操、怎么拿枪。讲到以前做生意卖面条和辣椒时又马上做出挑担子的样子,还告诉我,他和别人怎么讲价。我在心里想,天哪,爷爷这种人做生意怎么能不赔钱呢。我们一起到北京的书店和读者见面,爷爷一路上抢占了我的手机,因为他就喜欢看新闻。”《平如美棠》编辑阴牧云回忆,“最近一年,每次见面时,爷爷基本都是安静地坐在沙发上,很少站起来。他的听力越来越不好,他仍然爱拿着我的手机看,但不仅要戴上眼镜,手上还得举一个放大镜。他还是爱笑,但以前那种放声大笑的时候少了。一点一点地看到这些细节,知道爷爷正在老去,我心里感到难过,但同时又觉得放心,因为爷爷总是那么思维敏捷又活跃,从来没有停止过对这个世界的好奇和关心。每次见面,爷爷总是在问我,外面发生了什么?他渴望了解自己不知道的东西。很多别人在意的事情,爷爷从不放在心上。他放不下的全是和‘人’有关的事。”

“父亲一直对来访的朋友说,我是一个普通人,书中所写的都是一些家庭琐事。但就是这一个个普通的故事,展现了他的传奇一生。年轻时,面对日寇侵略投笔从戎,几经生死;结婚后,对家庭付出全身心的爱;遭遇艰难坎坷时,始终毫无怨言坦然面对。”饶平如长子饶希曾说,父亲在一个访谈节目里说过,“在善与恶之间我有一个判断力,我坚持做善的不做恶的。我有这个坚强的信心。”他还常和子女说,做人要忠厚,忠厚可以持久。

“饶爷爷给孩子们留下了珍贵的记忆,也为世界各地的读者追溯了可贵的岁月。他通过书写和绘画在人间留下的这份爱,会不断开花。”《平如美棠》法文版译者杜方绥说,“我们感谢饶爷爷把他内心的阳光分享给我们,同时也提醒我们,周围的老人都是宝,需要我们主动去发现他们。”

“一个有着有趣的灵魂,从年轻时一直好玩到生命终点的上海好男人。”在作家孔明珠眼里,平如先生既认真,做什么事情都积极投入,又天真,不钻牛角尖,进出自如。“今天,我们正面对时代的风暴、疫情的焦虑,再看饶爷爷如何度过不平坦的人生,会得到很多启发。他从不放弃对平凡生活的爱,从不停止学习。他用一生验证了他所喜爱的莎士比亚的诗句:爱是亘古长明的灯塔,它定睛望着风暴,却不为所动。”媒体人李峥嵘说,怀念饶老爷爷,也是怀念所有在平常生活、艰难岁月中发现和传递美的人。

“人生,或许就是这样造化弄人。但有些人就是这么奇怪,不论经历了什么,他们心底对美的记忆、对美的向往,却不曾被销蚀,他们心中最柔软的部分也不曾变得坚硬粗粝。”这是《平如美棠》里的一段话。饶爷爷的告别式后,他的孙女在朋友圈写下心中的感怀:“一个人要对世界释放多少善,才能被人这样爱?”